活動
Event

迂回與深入具象表現繪畫admin / 2015年10月16日

暨具象表現繪畫在中國”國際學術研討會

時間:2015年10月16日  14:00

地點:光達美術館咖啡廳

主辦:光達美術館


繼“迂回與深入——法中具象表現繪畫”開幕式之后,2015 年10 月16 日下午,一場以“具象表現繪畫在中國”為題的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光達美術館一樓序廳舉行。研討會由同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中國美術學院客座教授、長江學者孫周興先生主持。出席研討會的有來自法國的的藝術家古德士、萊利斯和圖博,中國美術學院藝術現象學研究所所長司徒立先生、中央美術學院鐘涵先生、西安美術學院副院長韓寶生先生、中國美術學院教授歐陽英、焦小健、楊參軍、章曉明、蔡楓、余旭鴻、趙軍、蔣梁等50 多位藝術家和學者。會議圍繞具象表現繪畫的歷史、定位和方法等問題展開了深入的討論。


研討會一開始,主持人孫周興教授就建議大家“圍繞具象表現的技法創新和思想張力,自由發言,激辯亦可。”同時,他還提出了三個立意深刻的問題以供探討:“其一,如何為具象表現繪畫在藝術史上給予定位?其二,具象表現繪畫在繪畫操作上有何特性?其三,具象表現繪畫有現象學的特性,那么藝術與現象學之間的關系如何?”


一、技藝的三重規定

關于美術館的籌建和具象表現繪畫有關問題,法籍華人藝術家司徒立先生明確指出:光達美術館的開館展其實也是法中具象表現繪畫的大展,具象表現繪畫在中國經過了25 年的迂回又深入到一個新的階段,達到了一個高度。具象表現繪畫不是一種風格、一個流派,更多的是一種思想、一種態度。談到技巧問題,司徒立先生強調了古希臘人以雅典娜的形象解釋藝術的三重規定:第一是猜度,第二是明眸,第三是邊界。他認為,這三個規定最適合于解釋具象表現繪畫的技巧。


關于藝術與現象學的關系,司徒立先生提到,“用現象學的方式討論塞尚的繪畫的,最明確的一次應該是1965 年海德格爾到塞尚家鄉參加會議的時候。會后他去塞尚的家鄉,沿著塞尚畫畫走過的小路,看著塞尚畫過的維多利亞山,他就說這里有著一個比哲學圖書館還哲學的東西。后來我到了中國,本來是想解釋清楚,后來反而是越解釋越不清楚,讓畫家們去讀現象學的話那簡直是要命的事情,所以在我們的博士生教學里面我都反復地讓寫論文的學生別用這些概念,回到繪畫的本質,因為回到事情的本身就已經是現象學了。我們說沒有比繪畫更現象學的了,因為繪畫主張的就是回到事情的本身,就是用一種純粹直觀的方法。”司徒立認為,此次展出的作品將在中國持續地產生作用,甚至對于中國未來的繪畫將是一次歷史性的時間節點。


二、具象表現繪畫的歷史定位

除了中國美術學院,西安美術學院也在具象表現繪畫研究方面作了很多努力。韓寶生教授認為,具象表現繪畫對中國的美術界和中國的美術教育界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和變化,這一點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具象表現繪畫在藝術和哲學之間形成的這種對話也使藝術家對于藝術真理在形而上層面的追求成為了可能。而且,具象表現繪畫對直觀、感性、鮮活生命體驗的強調,也與我們中國天人合一的藝術精神不謀而合。


鐘涵先生表示自己是具象表現繪畫不在編的遙遠的呼應者。關于具表在藝術史上的地位,鐘涵教授指出,“具象表現繪畫在中國產生的熱度是我在別的國家都未曾看到過的,西方繪畫進入中國之后只存留了一部分表面的東西,變成了干枯、教條式的教學。而具表對于繪畫而言就是一種反思。


”歐陽英先生以塞尚為例,分析了畫作從“畫什么”進入“怎么畫”的過程。他說,怎么畫和怎么看是聯系在一起的,塞尚就回到了純繪畫的幾個基本點,畫肖像、畫人體、畫風景、畫靜物,解決怎么畫的問題。孫周興先生將之理解為現象學的第一步。在隨后的發言中,焦小健教授將大家的視野拉回到了大藝術史的脈絡之中,他認為,“一句話是無法闡釋具象表現繪畫的,只有聯系到整個藝術史,才能看得明白。”他回顧了具象表現畫家德朗、莫蘭迪和賈科梅蒂等人的探索,指出這些藝術家在對自己前人的思考中理出了一條思路。最有意思的是,具象表現繪畫在西方是散落的,而到了司徒老師這兒,又重新變成了一個對藝術的完整回顧。


三、轉化的開啟

蔡楓教授在發言中闡述了本次展覽的主題:“一個畫家不可能是設定好一個方向一干到底,他總是迂回的方式。在這種迂回里頭反而找到他原來要找的東西。”他認為,具表對世界和中國的貢獻是在未來,它對未來的影響是不可估量的。


關于迂回的含義,蔣梁博士提出了自己的理解:“第一是尋找藝術真理性的道路的迂回;第二是從現代到傳統的迂回,這是一個歷史性的迂回;第三是藝術和思想之間的一個迂回。


”來自法國的三位藝術家也參與了討論。古德士表示:“通過一些繪畫作品我能感覺到怎么看畫,看到歷史觀的呈現。通過這個展覽看到了司徒立所觀看的歷史觀,這個展覽展現了從塞尚到賈科梅蒂的一條關于具象表現繪畫的歷史。


”圖博教授認為:哲學的一個用處就是我們能夠更好地研究一些看起來比較簡單的問題。他建議大家不斷地移動眼睛來畫畫,在一個目標之前不斷地轉動眼睛,從而得到一個更清楚的圖像。在賈科梅蒂《無盡的巴黎》系列作品中,不同的物體中有連接的線條,這些線條表示物體之間的距離,還代表著我們在觀察這個物品時的一個順序,我們先看這個,再看這個,最后回到這個。在賈科梅蒂的畫中會有很多留白,經常會用橡皮。他的步驟力求逼真,首先就是要跟所畫的對象保持一致,如果在作品中不能呈現出這種真實的形象,那么就不可能跟所畫的對象有一種對等關系。


余旭鴻博士從可能的誤讀、境域的生存和轉化的開啟三個角度闡述了他對具象表現繪畫的思考和理解。他引用許江院長的賀信對孫周興教授的問題作了回應。許江院長提到,“具象表現繪畫具有一種哲思與藝行并重的哲匠內涵、生存境遇與語言追求互動共進的浪漫特征、自然情結與東方情懷的詩化傾向”。因此,繪畫之為繪,必然與人發生關系,與人對天地的認識以及在萬物中生存的體驗有關。這也是“有情懷,有溫度、凝聚正能量”的藝術,它恰恰跟人的內心發生關聯。如在《二十四詩品》中所說的“取語甚直,計思匪深。忽逢幽人,如見道心。”這種本然的東西恰恰是中國藝術中最微妙,又最深遠的東西。


趙軍博士以“發素問之幽光”這句話談了他對具象表現繪畫的體會,他提到具表的三個啟發:一是質疑現實或者對象,二是通過質疑去發現一些什么,三是轉化了一種思路,之前往往關注對象是什么的問題,現在思考對象如何成為這個對象的問題。


楊參軍教授作了最后的總結發言,他說,“畫畫的人就不應該思想了嗎?我們從塞尚和賈科梅蒂的畫面上看到的不只是技巧,因為他的每一筆技巧里面所呈現的無不是和這個時代密切相關的思想認識。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覺得具像表現繪畫25 年來一直堅持著在思考和實踐兩條并行不悖的道路上繼續往前地迂回和深入。”在他看來,具象表現繪畫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司徒立教授一直在思考的一個問題:如何將西方現象學,包括具像表現繪畫這25 年在中國的實踐和中國傳統文化建立一個內在的溝通,這個溝通不是像我們50 年代的一些簡單的符號化,而是在學理上,在更層次的思路上真正達到一種內在的銜接,由此找到一個方法切入,不斷地在實踐中產生一種真正持久的繪畫作品,從而在無形之中回應這個時代淺表化的觀看方式。

高潮阴道内快播,快播南宁碧海桑拿,黄sei网站有哪些在线观看,蠢爸爸吧,爱田友超薄码,时光机器 电影=长篇乱伦妈妈被迫受精,蜜桃成熟时3d种子,来吧综合网类似的网站,论里片快播日本小妞和黑鬼,网妻2,酒井千波SM,护士被偷拍,女主角好看的AVed2k,校花被老头干,西山希的种子,欧美熟女淫乱图=高潮阴道内快播=溅货录,狠狠撸中文小说,爰色网图片,洪小玲脱衣,老女淫乱,ccyxi是什么,特种部队电影下载,欧美骚老妇,【gyshuang.com】,汤加丽漏穴,丝袜插逼p,欧美成人乱伦电影在线播放,俄罗斯国模,感人的经典爱情电影,香艳性爱自拍,神鬼奇航成人版=高潮阴道内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