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Event

【講座回顧】諸葛沂·現代藝術的退行性:從畢加索到德朗光達美術館 / 2017年11月05日

今年5月在光達美術館開幕的“尋找遺失的秘密——德朗繪畫研究”展吸引了國內外的廣泛關注,而遙遠的巴黎也表現出對德朗濃厚的興趣。我們不禁要問:德朗是位怎樣的人物?伴隨著今年這波“德朗熱”,2017年10月29日,“視覺之思”系列講座邀請杭州師范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美術館館長諸葛沂博士為我們分享了他對德朗的認識,暢談了他的思索。



諸葛沂指出,德朗的藝術生涯十分特殊,具有承前啟后的意義。早年他走在先鋒藝術的潮頭,經歷過野獸派的時代,和畢加索是好朋友,一度成為評論界、商界炙手可熱的藝術明星,一戰以后卻急流勇退,放棄現代主義潮流而轉向具象風格,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為什么德朗在藝術突飛猛進的變革時代全身而退?而我們又應該怎樣認識這位關鍵人物呢?



從馬奈開始,油畫一步步地走向了平面化,經過梵高、馬蒂斯、康定斯基……一直到蒙德里安的冷抽象。我們可以看到美術史大概的情況是,三維寫實的繪畫越來越少,而平面化的油畫語言漸漸占據了美術史的主導地位。這里就不得不說一位很重要美國批評家格林伯格。他對藝術下了這樣一個定義:“每一種藝術都在獨特而又恰當的能力范圍,正好與其媒介的性質中所獨特的東西相一致。”這恰恰很符合現代主義的范疇。也就是說,各種藝術應該回到其本有的形式。繪畫媒介的特點在于平面性,那么繪畫藝術就應該走向平面化。


現代藝術這樣一種單線向前,樂觀主義的進程,對藝術史而言,是絕對的嗎?



T.J. 克拉克顯然不同意這種單一的敘事。從社會學角度來看,現代藝術有一個總體性的概念,藝術家們往往會用他們的藝術虛構出龐大的烏托邦,以他們的藝術創造來抵抗周遭的資本侵襲。克拉克所謂的“退行性”,就是指現代藝術家沒有隨著技術、科技的現代化進程而樂觀前行,而是退回到了他們自己,創造出屬于他們自己的語言,來抵抗或者說區別于身邊的資本主義社會,從而附身于不一樣的一種世界。這與格林伯格“讓繪畫回到它自身”的形式論何其相似。


克拉克說:“我與20世紀美國藝術相伴的時間越長,就越來越發現藝術家們的沮喪。”很多藝術家是以退化的語調去面對周遭的世界,而不是積極地迎面而上。藝術家們是在創造一個另外的世界,一個區分于社會現實的世界。



這一點從畢加索繪畫中隱現的波希米亞精神就看得出來,吉他、酒瓶、女人……一系列象征漂泊的符號似乎描繪出現代社會的失樂園。畢加索經常引用蘭波的名言:“自我即他人。”以此表示主體精神的流離失所。畢加索年輕的時候,有著飽滿的欲望去控制生活空間的各個部分,支配感同樣存在于他的畫中。可隨著“景觀”社會的發展,現代藝術家的“退行性”也發生在了畢加索的身上。包括同一時期的其他藝術家,他們的作品都或多或少地發生“退化”。藝術家很少是勇敢的,由于他們誠實的怯懦,他們可以不需要勇敢品質。


那么所謂“退行性”是什么呢?就是直面殘暴和欺騙,而不讓步和妥協的一種反應,換言之,是我們對社會給我們帶來的災難的以退為進。“退行性”讓人安然地回歸精神家園。而德朗也體現出充滿寧靜的“退行性”,盡管后來離開了現代藝術運動,但這種性質讓德朗的寫實主義仍然具備現代性的意蘊。德朗作為寫實主義復蘇的旗幟,不同于古典主義的寫實。他對事物的把握充滿著某種不確定性,而非古典主義的理想。從本質上說,現代性就是某種不確定性。



“因為他們退化了,所以現代藝術的這些藝術家在激流勇進時才顯得更加偉大。”克拉克如是說。這讓我們想起格林伯格對現代主義下的定義:“現代主義的本質在于用某種規訓(discipline)的特有方法去批判規訓本身,但并不是為了摧毀它,而是在其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更堅實地維護它。”


瞻前顧后,或許,就是“現代性”的某種狀態。而透過格林伯格和T. J. 克拉克的藝術批評,諸葛沂博士為我們還原了當時的歷史語境,去重新理解、認識德朗的藝術價值。


文  李蔚

高潮阴道内快播,快播南宁碧海桑拿,黄sei网站有哪些在线观看,蠢爸爸吧,爱田友超薄码,时光机器 电影=长篇乱伦妈妈被迫受精,蜜桃成熟时3d种子,来吧综合网类似的网站,论里片快播日本小妞和黑鬼,网妻2,酒井千波SM,护士被偷拍,女主角好看的AVed2k,校花被老头干,西山希的种子,欧美熟女淫乱图=高潮阴道内快播=溅货录,狠狠撸中文小说,爰色网图片,洪小玲脱衣,老女淫乱,ccyxi是什么,特种部队电影下载,欧美骚老妇,【gyshuang.com】,汤加丽漏穴,丝袜插逼p,欧美成人乱伦电影在线播放,俄罗斯国模,感人的经典爱情电影,香艳性爱自拍,神鬼奇航成人版=高潮阴道内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