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Event

【講座回顧】蘭友利 · 繪畫的時間性光達美術館 / 2017年01月15日

“視覺之思”系列講座(第二期)“繪畫的時間性”于2007年1月7日14:30在光達美術館成功舉辦。作為新年第一講,中國美術學院藝術現象學研究所蘭友利博士圍繞時間性在繪畫中的體現展開了精彩的演講。



 

一直以來,我們從空間的角度理解繪畫,而“繪畫的時間性”這一維度卻往往付之闕如。這使我們錯失了繪畫更為本真的意義。這里的“時間性”不是流俗的時間概念。蘭友利首先指出,繪畫的時間性不同于自然科學的時間觀。自然科學的時間觀把時間理解為計數,把運動規定為空間中的位移,而繪畫的時間性指的是時間的壓縮與擴張,是描述時間是怎樣被壓縮在一起,形成一個關鍵的爆發點,又是怎樣擴張形成一個總體聚集的厚度。

 

在講座的前半部分,蘭友利從時間性的維度重新闡述了藝術史上各個時期不同的藝術。



 
最后審判《亡靈書》插圖

紙莎草紙畫

高40cm

約公元前1285年

倫敦大英博物館


古埃及藝術追求的是人神合一,認為死亡不是時間的結束,而是在另一個空間的繼續。人們相信靈魂是不朽的,從而借助繪畫來展現過去與未來全部的生活圖景。同時,古埃及藝術也運用正面律的法則對人物形象進行處理,從而刻意回避了任何特定的時間感,這也是古埃及藝術通過繪畫時間性的追求來達至永恒觀念的體現。

 

古希臘人認為人神共在。古希臘藝術提取了時間的從過去向未來延伸的中繼點,其中占據著時間的綿延厚度。按照這種時間觀,古希臘人將死亡的悲劇賦予了崇高的美感,因此,死亡主題并不是消極的,而是充滿了一種對“垂死之美”的贊嘆。

 

從古羅馬開始,時間觀念有了改變,人們喪失了對“神圣時刻”的把握,只體現出時間的一個片面,削弱了時間性的厚度。藝術造型也逐漸由模仿轉向寫實,“與神溝通”的意義被隱退,而是開始描繪具體現實中的人。



 《
基督受難圖》

鑲嵌畫

約1080-1100年

希臘達夫尼隱修院圣母長眠教堂


中世紀的奧古斯丁首開時間觀念內在化的先河。他認為將時間分成過去、現在和將來是不合適的,準確地說,時間應該分為過去的現在(記憶)、現在的現在(直接感覺)和將來的現在(期望)。因此,藝術應被賦予對往昔虔誠懺悔的精神和未來末日審判將先行到來的準備,只有將時間的三部分統一到現在,靈魂才能獲得救贖的可能。

 

文藝復興時期在繪畫上三個很重要的成就分別來自人類向外看、向內看與向上看的探索。向外看是為了認識空間,因此發展出了焦點透視法。向內看是為了認識生命,因此發展出解剖學。向上看是為了認識“光”的來源,因此發展出明暗法則。但這三種看法都錯過了“時間性的視野”,缺少了向下看的眼光,從而遺忘了此在的空間定向。



 
《圣維克多山》

保羅·塞尚

布面油畫

73cm×91cm

1906


印象派開始了對色調的鮮明追求,而光是決定色調的母體。對光線變化的狂熱追求也可以說是對時間感的興趣。印象派力圖抓取自然界的瞬間印象,也就是借助捕捉光線的偶然狀態來確定時間的存在。但他們對時間捕捉的理解還是停留在“瞬間”的層面。莫奈晚年的繪畫在時間性的觀念上產生了超越,不同于早期對于自然光照的追逐,畫面不再是對一個時間片段與瞬間觀念的挽留,而是注入了綿延的時間意識。塞尚則排除了印象主義者描繪“瞬間”的觀念,他捍衛了一種更為寬廣的內在時間意識。塞尚繪畫中的時間性體現在自然的直觀中連接著曾在與將在的那個現在,是過去、未來與現在的統一交集。塞尚超越了普桑在繪畫中確立的理性主義傳統,也突破了印象派繪畫實踐中的經驗主義枷鎖。塞尚晚年繪畫光的純一境界,通過絕對還原實現了對時間有限性的超越。



 《栓皮帶的狗的動態》

賈科莫·巴拉

布面油畫

95.57cm×115.57cm

1912

奧爾布賴特·諾克斯美術館,紐約


到了現代藝術,時間被理解為空間中的運動。反映到現代派繪畫上來就是立體派空間的多維綜合,立體派把事物的多個角度同時綜合呈現在畫面中,就認為達到了把握時間的目的。未來主義通過描繪連續運動的軌跡,從而來抓住時間,而實際上只是關注了時間的一個外在形式——機械化的高速運動。至上主義與風格主義都是是將外部世界與內在心靈對立起來看待,為了擺脫物質世界中流變不居的時間本性,他們不約而同地訴諸于一種絕對觀念的追求。超現實主義通過繪畫來表達潛意識,將時間作為一個觀念去表述。但這一表達方式被弗洛伊德所否定,弗洛伊德認為這不是潛意識,這只是意識。因為已經被意識到的就不再是潛意識了。

 

在講座的后半部分,蘭友利博士以兩位藝術家——賈科梅蒂和莫蘭迪為例,分別闡述了他們對時間的理解以及在創作中的體現。



 
《無盡的巴黎》

阿爾貝托·賈科梅蒂

石版畫

42.2cm×32.2cm

1969 印制

光達美術館


賈科梅蒂說:“重要的是避免一切先入之見,試圖只看那些存在著的東西。”他認為過去的繪畫只描繪了存在者,而他更想描繪出存在本身。賈科梅蒂看到的時間既不是抽象主義的觀念抽取與音樂律動,把心與動拆解開來;也不滿足于超現實主義的夢境描繪,把心與動組裝在一起。賈科梅蒂覺察到的時間是“心動”本身。在努力逼近真實的過程中,賈科梅蒂用觀看存在的方式既看到存在的同時,還看到了無盡的虛空。賈科梅蒂對于存在與虛無的反復觀看,使得最終轉變為對死亡與永生的覺察與洞悉。就時間的形式論上而言,繪畫已經死亡了。但是從時間的存在論意義上來說,繪畫才剛剛開端,對于存在本身的描繪將引領繪畫一直持續下去,并且走向無限。



 
莫蘭迪的水彩作品


莫蘭迪對時間性的理解恰好與立體主義相反,立體主義是從空間外部展開的時間多切面的重新組合,而莫蘭迪的時間解體行為是從空間內部出發展開。同時,莫蘭迪對未來主義的時間理解也有異議,未來主義所記錄的時間運動是同一物體的連續運動,而莫蘭迪所描繪的時間是連續物體的同一運動。

 

賈科梅蒂采用“正面律”原則,莫蘭迪采用正負形置換的方法,二者都是從塞尚所確立的內在時間意識觀念出發,消解了立體主義的多面重組和未來主義的連續運動形式的外部時間記錄方式,并且從存在論意義上切近到古希臘藝術時間性的充滿。



《藝術家的母親》

阿爾貝托·賈科梅蒂

布面油畫

90cm×61cm

1950

紐約現代美術館


在最后的提問環節,蘭友利就時間與空間的關系、時間性與體驗的不同、《無盡的巴黎》中的時間性、色彩的作用等問題與現場聽眾進行了討論。蘭友利指出,在《無盡的巴黎》這套賈科梅蒂的石版畫中,擺脫了傳統對象化空間的觀念,正是這種人被置于世界之中的內在化觀看賦予了繪畫以時間性,這使賈科梅蒂的素描脫離了學院派的傳統,用觀看存在的方式從本源上切近到古希臘雕塑藝術中表達過去、現在與未來統一“到時”的觀念中。在努力逼近真實的過程中,他看到存在的同時,還看到了無盡的虛空。

 

講座結束后,觀眾們重新參觀了“無盡的巴黎——賈科梅蒂最后作品展”,帶著對“繪畫的時間性”的思考,大家興致盎然,現場討論熱烈。本次講座為光達美術館春節前最后一次講座,“視覺之思”系列講座將在節后繼續舉行,敬請期待。

 


文 陳曦

高潮阴道内快播,快播南宁碧海桑拿,黄sei网站有哪些在线观看,蠢爸爸吧,爱田友超薄码,时光机器 电影=长篇乱伦妈妈被迫受精,蜜桃成熟时3d种子,来吧综合网类似的网站,论里片快播日本小妞和黑鬼,网妻2,酒井千波SM,护士被偷拍,女主角好看的AVed2k,校花被老头干,西山希的种子,欧美熟女淫乱图=高潮阴道内快播=溅货录,狠狠撸中文小说,爰色网图片,洪小玲脱衣,老女淫乱,ccyxi是什么,特种部队电影下载,欧美骚老妇,【gyshuang.com】,汤加丽漏穴,丝袜插逼p,欧美成人乱伦电影在线播放,俄罗斯国模,感人的经典爱情电影,香艳性爱自拍,神鬼奇航成人版=高潮阴道内快播